數學活動中的教師與幼兒互動策略

少兒數學 時間:2019-07-30 我要投稿
【www.xsaxe.tw - 少兒數學】

  在傳統的幼兒園數學教學中,教師與幼兒之間的互動多為單方面的講授或指令,即教師考慮更多的是如何實現預定的數學教育目標,而大大忽略了幼兒的反應和思考,致使幼兒在枯燥、無趣的數學活動中感到被動、壓抑和約束,對數學活動缺乏興趣和操作的愿望。

  新《綱要》指出“教師應成為幼兒學習活動的支持者,合作者,引導者”,點明了在師幼互動中教師應承擔的角色。“接過孩子拋過來的球”這句話向我們揭示了師幼關系的深刻含義,它形象地指出了教師與幼兒之間的交往就應該像拋球、接球的過程一樣,一方把球拋出去,另一方把球接住,然后又把球拋給對方。這是一個根據情況以不同方式不斷回應對方的、充滿變化的過程。因此,在數學活動中,教師應善于回應幼兒,與幼兒建立起一種積極有效的互動,才能調動幼兒數學學習的主動性與積極性,從而培養幼兒自主學習的意識與創新思維,為幼兒的終身學習打下良好基礎。

  一、創設和諧、愉悅、寬松的互動情境,激活幼兒學習數學的興趣

  (一)創設問題型情境

  幼兒的學習興趣與學習愿望總是在一定的問題情境中發生的。當幼兒對所提供的數學操作材料感到困惑或無趣時,教師若能巧妙地創設問題型情境,讓幼兒與環境互動,就能有效激發幼兒的學習興趣。例如:小班幼兒使用橡皮筋在“方形釘板”上認識平面圖形時,露出十分沒勁的神情,認為一點都不好玩。教師借機提出了這樣的問題:“皮筋朋友要在這塊‘體操板上跳舞’,你們來試試看,皮筋朋友會跳出什么樣漂亮的舞呢?”這個問題一拋出,孩子們臉上無趣的神情立刻消失了,同時興致勃勃地操作起材料,高興地說:“瞧,紅色皮筋在跳三角形舞呢!”“綠色皮筋像模特兒在走直線呢!”等等。這就使枯燥無味的數學學習變得生動形象起來,幼兒通過積極的富有創意的自主操作,建構起屬于自己的知識。

  (二)創設故事型情境

  皮亞杰曾提出:所有智力方面的工作都要依賴于興趣。教師可以嘗試在數學活動的設計中,結合幼兒的興趣點及年齡特點創編一定的故事情境,從而使幼兒在有趣的故事情節中,萌發操作材料的愿望。例如:在中班活動“積木找家”中,教師創編了故事――《積木旅行記》。在積木坐火車旅游這一情節中,孩子們通過與教師玩 “點名上車”的游戲,復習了各種“等積異形板”的名稱;在遇見5只小螞蟻的情節中,幼兒在扮演“螞蟻媽媽”的教師的引導下,自然地建構出了面積守恒的概念;在積木回家的情節中,孩子們與教師扮演各種形狀的積木,在游戲中鍛煉了對不同圖形的記憶能力。實踐證明,創編有趣的故事情節能有效地構建愉悅的教學互動情境,觸動幼兒的心靈,誘導幼兒主動探求新知識。

  (三)創設生活型情境

  認知心理學的研究表明,學習內容和幼兒熟悉的生活背景越貼近,幼兒接納知識的自覺程度就越高。教師應盡量創設與幼兒生活實際有關的互動情境,讓幼兒發現數學就在自己身邊,實現數學教學生活化,從而激發幼兒學習數學的興趣。例如:在大班幼兒學習“三度立體空間”時,一開始,孩子們對各種原木色的立方體并不是特別感興趣,無法與材料進行有效的互動。教師適時提出了“讓我們都來當小小建筑工人”的建議,得到了孩子們一致贊同。于是,孩子們開始了名為“我們生活的社區”的建構主題。在運用自己的生活經驗完成任務的過程中,幼兒初步發現了柱體和椎體在建筑中的不同用處,也就自然而然地認識了一些立方體,感受了數學的實際意義。

  二、創設交流合作的互動學習條件,提高幼兒學習數學的有效性

  (一)在融洽的師幼互動關系中構建數學知識

  情感交流是一種心靈的交匯,人們只有在相互尊重的基礎上,才會把自己的想法表達出來,進行交流。幼兒同教師之間也是如此。可以說,融洽的師幼交流是幼兒主動建構知識的“催化劑”。例如:在大班幼兒操作六形六色積木時,教師提出要求,讓幼兒用8塊積木拼出教師提供的飛機模型。孩子們的操作結果未能達到這一要求。正當教師想要“糾正”時,發現幼兒不僅對自己拼出來的飛機自信滿滿,而且還在相互評價誰用的積木最少、誰用的顏色最好。于是,教師改變自己的想法,及時接受孩子們的建議,開展“誰用的積木最少”的比賽,并讓幼兒比較、總結原因。結果孩子們發現:原來一個六邊形的積木不僅可以分成2個梯形、3個菱形,還可以分成6個三角形,誰用了最多的六邊形,誰的積木就用得最少。可見,只有當教師能真正走進孩子的心靈世界,從孩子的視角去看待他們眼中的世界,并站在孩子的角度用一顆童心去理解他們的發現和探索行為時;才最容易與幼兒溝通,也才最容易被幼兒接納,從而激發幼兒的探索行為。

  (二)在平等的幼幼交流互動中構建數學知識

  在新型的師幼活動中,教師與幼兒是相互促進的合作伙伴,但這并非表示,教師在智力和能力上完全等同于幼兒,更不意味著教師在任何時間和空間都不能介入幼兒的活動,相反,教師應當提供隱性指導,包括創設條件引發幼幼之間的互動。例如:在引導大班幼兒運用“四色比例熊家族”材料,初步學習分類、集合概念時,教師創造了“小熊做客”“小熊跳舞”“小熊找房間”等游戲環節,使幼兒在每一游戲中都能產生與材料互動的愿望。特別是在“小熊找房間”的游戲中,孩子們操作方法各不相同,得出的結果也不同,于是,孩子們開始了十分有價值的互動交流活動。以下是兩個小朋友的一小段互動交流:明明說:“瞧!我的小熊房間住了2只熊爸爸和2只熊媽媽和它們的2個孩子,一共住了6只熊”;而慧慧則神氣地說道:“我的小熊房間住的全部都是各種顏色的小熊寶寶,這是小熊幼兒園,有10只一樣大的小熊,我的小熊房間顏色比你多,住的小熊也比你的多!”此時,教師覺得除了給兩個小朋友以贊揚的掌聲外,還應給予更進一步的幫助,于是又給了他們每人一個“新的小熊房間”,鼓勵他們再想想怎么讓其他不同的小熊也住進去,孩子們由此開始了新的操作之旅。總之,在整個游戲過程中,孩子們都在快樂地學習 ――與材料互動、與同伴交流,同時也在

  不斷地自我建構相應的數學概念,而此時教師所要做的就是維護民主、平等、和諧、寬松的游戲情境,維持幼兒與材料、與同伴互動的興趣。

  總之,師幼之間、幼幼之間這種交流合作式的互動學習作為一種有效的學習形式,可以促進學習者的意義建構,促進幼兒的思維和學習;這種學習還能使教學適應不同能力水平的幼兒,增強平等意識,促進相互了解,發展幼兒的合作意識和合作能力。交流合作式的互動也使幼兒學會了溝通,學會了處理分歧意見,學會了分享學習成果。

  三、創設開放式的互動空間,發展幼兒的創造性思維

  (一)借助數學操作活動,提高思維的靈活性和獨特性

  皮亞杰認為,對兒童來說,邏輯數理知識,不是從客體本身得到的;而是通過與材料的相互作用發現、從自身內部構建的。教師在數學活動中應創設開放式的互動空間,讓幼兒在親身感知、主動探索的操作過程中學習和構建數學知識,從而促進探究能力的發展。比如:在中班幼兒學習分類時,教師為幼兒提供了大小、顏色、形狀不同的六形六色積木,啟發幼兒觀察、比較、發現各個圖形的不同特征,多角度地概括這些圖形的共同本質特征,然后自定相應的標準進行分類。這種訓練極大地促進了幼兒思維的靈活性。又比如:利用七巧板這種材料,讓大班幼兒拼長方形、三角形和梯形等圖形時,教師要求幼兒用兩塊、三塊甚至多塊七巧板來拼合,同時,看誰想出來的方法多。幼兒在擺弄、操作、探索的過程中反復地觀察、求異、再觀察、再求異,促使幼兒改變原有的組合,進行新的嘗試,以不斷找出解決問題的新方法,從而使思維更具獨特性。

  (二)借助各種有趣的數學智力游戲,提高思維的敏捷

  數學智力游戲能極大地調動幼兒思維的積極性,培養思維的敏捷性,以及綜合運用數學知識解決問題的能力。這種游戲可以借助幼兒與教師、幼兒與幼兒之間的有效互動,并通過情境式、語言式、操作式等多種途徑和方法進行。比如:在幼兒操作活動之前,為集中幼兒的注意力,教師可以利用串珠、圖形等材料和孩子們玩桌面互動游戲――“猜多少”“什么不見了”“像什么”等等;在日常生活的間隙時間,如散步、戶外活動時,教師可以和孩子們玩“上下樓梯”“抱大樹” “躲貓貓”“找小熊”“偵察兵”等體驗式互動游戲。這些游戲看似簡單,卻很受孩子們的歡迎。還有語言式的互動游戲,例如對于4和5兩個數字,可以從數的組成、數的加減、相鄰數、應用題等多個角度引發幼兒思考,如“4和5比較,誰多誰少?”“4和幾合起來是57”“5可以分成4和幾?5去掉幾等于47”“小紅今年4歲,比小明大5歲,小明今年幾歲?”等等。通過這樣一連串的提問,引導幼兒積極動腦,使幼兒的思維活動一環緊扣一環,勢必引起幼兒的連鎖反應,爭先恐后要求發言。這種方法對發展幼兒的數學思維能力有很好的效果。知識經濟時代教育的核心是培養人的創造性思維。每個人都具有先天性的創造潛能,但都隱藏在每個人的心靈深處,如果沒有適當的條件,沒有激發它變為現實的催化劑,它就不可能釋放和表現出來。因此在數學教學活動中,教師不僅要提供給幼兒創造的時空,使求知的過程成為不斷改造的過程,讓幼兒在探索中發現問題、解決問題,獲得創造力,同時,還要給幼兒添加釋放潛能的“催化劑”,通過有效的師幼互動,包括情境創設、情感支持、平等交流等,激發幼兒探索的興趣與愿望,讓幼兒在嘗試中學會建構、理解,甚至生產數學知識。

幼兒教育網 jy135.com 版權所有
悟空闹海捕鱼平台 时时彩什么叫组六 三分pk10官网 北京赛车pk10软件下载 开局送18元的棋牌游戏 重庆时时开奖直播现场 体彩排三万能五码 银牛娱乐网址 三公怎么玩纸牌 天富登录注册 重庆时时开奖视频 pk10刷流水骗局 wnba 北京pk10现场开奖网站 快3豹子规律技巧 百人牛牛 蓝球预测